牙牙学语新观点(2-3)

2020-07-23  阅读 878 次

牙牙學語新觀點(2/3)

上世纪美国语言学巨擘乔姆斯基对语言学的巨大革新,包括人类幼儿如何学习语言的假设与解释,正被推翻中。

(续前文)

牙牙学语新观点(2/3)丧钟响起

乔姆斯基理论的一项关键缺陷,在于它主张幼儿学习语言时,拥有透过语法来建构语句的能力(精确说法视理论版本有所不同)。然而,许多研究都已发现,语言习得过程并非如此,幼儿其实先学会简单的语法型态,然后才一点一滴慢慢懂得背后的规则。以英语为例,幼儿一开始只会说简单的语法组合,例如以下这些特定的语词型式:「Where’s the X?」、「I wanna X」、「More X」、「It’s an X」、「I’m X-ing it」、「Put Z here」、「Mommy’s X-ing it」、「Let’s X it」、「Throw X」、「X gone」、「Mommy X」、「I Xed it」、「Sit on the X」、「Open X」、「X here」、「There’s an X」与「X broken」,慢慢地幼儿才会把这些早期学到的语句型态组合成比较複杂的语句,例如「Where’s the X that Mommy Xed?」。

许多普遍语法的支持者都承认并接受关于幼儿早期语法发展的现象,但他们认为複杂语句的出现,不过是反映出幼儿使用普遍语法、抽象语法类别与原则的认知能力逐渐成熟。举例来说,普遍语法理论主张,幼儿会依据一套以语法类别为基础的规则来产生问句和答案,例如「what (受词)did(语助词)you(主词)lose(动词)?」以及「I(主词)lost(动词)something(受词)」。如果这个主张正确,那幺在某个发展阶段的幼儿,应该会在所有「wh」类型的问句中犯下类似错误,但是幼儿所犯的错误并非如此。许多幼儿在语言发展早期会发生这样的错误:「Why he can’t come?」但是虽然幼儿无法正确的把「can’t」放在「he」之前,他们在其他含有「wh」以及语助词的问句中却不会出错,例如「What does he want?」。

研究结果发现,幼儿在某些含有「wh」及语助词的问句类型中正确率较高,这些类型的问句通常是较常听到的问句,例如「What does…」,但在另外一些类型的问句中(通常是较少听到的问句)则会持续犯错,例如「Why he can’t come?」对于这些例子,支持普遍语法理论的学者主要的回应通常是:幼儿拥有语法能力,但是其他因素阻碍了他们的表现,因此真正语法会被掩蔽,使语言学家无法适切研究乔姆斯基所主张的「纯粹」语法。他们认为,会掩盖语法的各种因素包括了尚未发展成熟的记忆力、注意力以及社交能力。

然而,乔姆斯基的诠释并不是唯一能够解释幼儿学习的方法。记忆、注意力和社交能力可能没有掩盖真实的语法状态,而是从一开始就一起合作产生语言。例如最近一项由本文作者之一伊伯森所参与的研究显示,幼儿正确使用不规则动词时态变化的能力(例如「Every day I fly, yesterday I flew」而不是「flyed」),其实和他们对其他与语法毫无关係的反应抑制能力有关(例如看太阳的图片时说出「月亮」这个词)。由此可知,记忆可能没有阻碍幼儿说出乔姆斯基语言学派所主张的纯粹语法,心智类比、注意力以及对社会情境的理解能力,可能才是解释语言为何如此发展的要素。

研究幼儿学习语言的心理语言学家很难在理论上设想,究竟幼儿如何从一套可以通用于所有语言的代数式语法规则开始,然后把这套规则架构连结到某种特定语言,无论是英语还是斯瓦希里语(Swahili)。语言学家把这个难题称为「连结问题」,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平克(Steven Pinker)是极少数试图在普遍语法理论脉络下,回答语句主词如何能够产生连结的学者。但平克的解释与幼儿发展研究的实证数据并不一致,而且也无法应用在主词以外的语法类别上。就这样,「连结问题」这个普遍语法应用在语言学习时面对的核心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甚至没有被正视过。

这些例外无可避免得出一个观点:普遍语法理论是错的。当然,即使在面对反面证据,科学家也绝对不会放弃自己喜欢的理论, 除非有另一种理论出现,这个新理论我们称为「基于使用」(usage-based)语言学,这个理论有几种不同型态,但都主张语法结构并非天生,而是历史(语言世代相传的过程)与人类心理(使人类得以世代学习语言的一组社会与认知能力)的共同产物。更重要的是,这个理论主张,与语言能力有关的大脑结构可能不是专门演化用来处理语言,与乔姆斯基提出的单一基因突变导致递迴能力的想法不一样。(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