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奈良,我们其实都有些相似……

2020-05-29  阅读 834 次

喜欢两位日本艺术家的作品,一位是红髮老婆婆草间弥生,强烈的视觉感与艺术风格,各式变种的南瓜和点点图案,对于艺术的执着与狂热令人讚叹,另外一位则是已迈入知天命之年的奈良美智先生。

喜欢奈良美智的作品倒不因为他是目前日本最炙手可热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也不是因为对他笔下的大眼娃娃无邪中还略带不安份的眼神所深受着迷,也不知道为什幺,不知不觉地在某一天发现自身对奈良美智的作品有了新的感觉。但或许这是有迹可循的。

多年后,兴起了收藏的冲动

我在日本看展览的机会不少,特别是看艺术类的展览,而奈良美智的作品数量很多,能见度很高,我也看过许多大大小小关于奈良在日本的展览,从知道他的作品、目睹他的作品到了解他的创作过程,或是因为好奇着众人喜欢的原因而更进一步探索,一直到被作品感动,过程大概历经也酝酿了好多年的时间。但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是在于某次心中兴起想要收藏作品的冲动感。

当欣赏变成收藏时...

收藏,也算是一种购买行为,好像去便利店买罐饮料一样,需要有所花费,需要考虑与决定,而且更是得自己喜欢才会欢喜出手。当身份从单纯而没有利害关係的欣赏者转化成一位与自身高度相关的购买行为时,角度自是完全异位,特别是关注与投入的程度更是大大不同,更马虎不得,于是会小心思忖着画作的尺寸、作品的创作动机、年代、色彩或是构图等等细节,甚至把过去历年的创作翻开好好研究一番。举个例子来说 吧 ! 当我们去看一个展览,看完展览,问起对方,你最喜欢的作品是哪一件时,你才会仔细回想哪些作品还留在脑海?当走出展览纪念品商店,你的心还叨叨絮絮地挂念着那一件没有出手带走的周边商品?这时才开始认真地天人交战在思索着什幺是「需要」什幺是「想要」,最好能找到一个铿锵有力的答案来回覆他人质疑的眼光。

更贴近观者的世界

我趁着一次空档到台北某艺术博览会参观,展中来自于许多海内外的画廊前来参展,一心想找幅让人感到平静却又不太平凡的作品,暗想是日本风格应较能符合这样的标準,但这样的想法却到最后逛完整个会场也不见一幅合意的作品。这才恍然发现早已中了奈良的毒,先前灌输在脑中的奈良美智那种表面看似简单、色彩和谐温暖又稍带点叛逆与阴暗面如甜中带涩的风格,在创作的过程却是用颜料与或画布或木板层层堆叠其丰厚层次,直到最后才勾勒出我们看见的人物样貌,其成熟的技法与从未间断的新意与创作热情,对我来说这样的艺术价值与创作质地当今鲜少看到可以与之匹敌的作品,也因为认识他的作品就是从原作开始,因此就 连看到一张拍卖会上品质不佳的複製版画都会让人难以承受。而横滨美术馆所展出的「a bit like you and me……」里头,我更看到奈良美智从过去到现在的创作有了逐渐改变,从对世界不太关心,到创作的路程在别人的身上看到自己,有了艺术家透过作品的入世对话,幽默,也更贴近了观赏者的心境。

看似可爱也容易接受的作品面貌下,说的不是只有一个单纯而简单的故事,无论是白铜雕塑作品、压克力帆布画作,或者是随笔涂鸦,好像都散发着各自的论述,或许奈良的作品根本没有改变,改变的是我阅读画作的方式吧。无论是看了好多年的故宫数千年的书画作品,或者是当代的美术杰作,原来美好的画作不只是有颜料的层层堆叠,更需要生命的慢慢积累。在艺术作品里,渐渐可以找到有一点相似的共鸣点,感受意念共振的精采激荡。

期待有一天可以拥有一幅画面底下波涛汹涌,表面却是风平浪静般具有疗癒功效的奈良作品,这其实不只是艺术,还是一种随着岁月累积而领悟出的人生智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