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译文] 一个月内,痛失双亲;队友相扶,Channing

2020-06-10  阅读 688 次

作者:Joe Vardon

[精品译文] 一个月内,痛失双亲;队友相扶,Channing

週五,Channing Frye打了一通电话给父亲。

Frye刚刚结束活动,每年圣诞骑士队都会去克里夫兰儿童中心看望。刚闲下来的Frye打了通电话给父亲,既是他的习惯,也有些突发奇想。他刚和身患重病的儿童们共处了几个小时,换作谁来心里都不会太好受。

但十分不幸的是,Thomas Frye,在感恩节已经过世,享年64岁,他在凤凰城的公寓里孤零零的,走完人生最后几分钟。而仅仅27天前,Frye就已经因为癌症失去了母亲。

「我那个时候打电话给我爸,真的就是突发奇想…然后我的感觉就像,钻心的痛,」Frye说。「我觉得现在说起这件事,我心态还算好,只是觉得自己内心的感觉还过得去。」

「但昨天,我又给他打了个电话。我自己都觉得挺变态的,其实也不是变态,是有些疯狂。」

Frye今年33岁,这赛季是NBA三分最精準的人之一,有着47.1%的命中率,担任着骑士板凳头号利刃的角色。现在,他的情绪正处于极端低谷。他的双亲本就离异,却又在一个月之内双双离世。本文将讲述Frye与cleveland.com分享的,属于他和家人的种种故事,他经历的各种悲痛,又是如何克服个人的哀伤,继续发挥职业精神。

Frye说他的父亲是因心肌病突然恶化导致死亡,2012-13赛季,Frye缺席了整一年,也是因为这种疾病,不过Frye父亲的病情更严重、难以治癒。Frye的祖母本想感恩节来和儿子聚聚餐。他的祖母发现他父亲时,老Frye早已昏迷在地板上。

[精品译文] 一个月内,痛失双亲;队友相扶,Channing

Channing Frye和Kevin Love上週去克里夫兰儿童中心慰问。

Thomas Frye是一家公司的共同创始人,公司主要为公立、私立学校提供办公服务。在儿子的强烈要求和慷慨资助下,老Frye同意搬到北卡州,好离家人更近些。感恩节那天早上凌晨一点,父子两个还聊了会天,那时骑士刚刚战胜波特兰,Frye得到14分,投进4个三分,对他来说,这就是日常工作,小菜一碟。

感恩节当天下午,Frye和妻子Lauren还有两个孩子,本来在Richard Jefferson家里享用火鸡大餐,还準备看看美式足球直播,可是,Lauren的手机却带着最不幸的消息,刺耳地响起来。

「他最后一条语音留言,我複述一下,就是『Channing…』然后我就听不清了,」Frye说。「我得看着对话部分,用语音转换器转成文字。然后大致是『Channing,我为你骄傲,你知道爸爸一直爱着你,你知道,你是我第一个儿子,我永远爱着你和Logan(Frye弟弟)。』」

「我听完那段话,然后我母亲那有说的差不多的留言,然后就感觉…很伤心,特别特别伤心说实话。但他们去世之前,我都跟他们说了,我有多爱他们,这也对我稍微是个心理安慰吧。」

[精品译文] 一个月内,痛失双亲;队友相扶,Channing

母亲去世时,Frye本在和队友们观看棒球决赛,欢声笑语之中,噩耗从天而降。父亲去世时,Frye本在和Jefferson庆祝感恩佳节,融融其乐之中,悲剧猛然袭来

癌症并非杀人于朝夕之间。Karen Mulzac Frye今年58岁,原是凤凰城电视台记者兼製作人,业绩出色曾获艾美奖,罹患癌症后经历过多次手术。Frye一直没和队友们提起过母亲的病况。新赛季,骑士卫冕之路即将启程,还没有一位队友了解Frye母亲的情况。骑士第一个主场比赛迎战尼克,也是他们领取冠军戒指的日子,就在那前一天,Frye母亲进行了最后一次手术。

手术一结束,Frye就跟妈妈联繫上,并且保证很快就会赶去看她。他还抱着一丝希望,祈祷着替代治疗法能在挽留她几天。直到母亲生命的最后一週,Frye依然在祈祷。但最终,他不得不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

那时候,他在棒球决赛第二场现场,和骑士队友们在一起,突然,电话响起,Frye一看,是母亲Karen那边一位亲戚。Karen那时已经因病暴瘦至不到35公斤,上次Frye看见她,她还有将近60公斤。亲戚来消息,说让Frye赶紧去加州,也就是母亲的住所。

赛季才刚刚开始,第二场骑士要北上战暴龙。Frye去陪伴母亲,好在及时赶到了她家里,跟各位亲戚问了好。过了一会儿,Frye本想去买个三明治,他刚上车,还没开出停车场,Karen,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就这幺看着你的至亲,离死亡那幺近,然后看着她最终离开,这就像…真的太疯狂了,」Frye说。「我不会跟你说假话,直到今天,(母亲离世)这事还让我脑子乱糟糟的无法安顿。我觉得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脑子里全是这一件事,情绪就一直被困在这上面。我的队友们真的尽心尽力了,一直陪伴着我,毕竟有的时候我会突然浑然无觉,大脑空白,不知所措。」

44天的绝望与打击,三场葬礼、追悼会、安葬仪式,布鲁克林(Frye母亲故乡)和凤凰城之间来来回回。骑士也给了Frye七场的宽容,好让他安顿好一切事务,调整好感情心态。

可是,试问,这种事,怎幺调整感情啊?!

[精品译文] 一个月内,痛失双亲;队友相扶,Channing

Channing Frye从母亲葬礼上回归,三分线外手感火热。

母亲过世仅仅三天后,Frye就赶回了球队,接下来七场他场均可以得到14分,骑士摆出奇阵,排Frye打中锋,对手都颇为震惊,要嘛防着LeBron James灌篮放Frye轻鬆投三分,要幺派一个大个子去防三分让James肆虐篮筐。三分唰唰的进。

对手开始改变对Frye的防守策略,让小个去盯他,限制其接球投篮出手空间。Frye适应的有些慢,不过,很大一个原因,还是他父亲过世让他不得不再次离队。

「我还是想不通我们家究竟是怎幺了,因为父母在时,我还有两边的大家庭,可现实就是——总有一天你要亲手埋葬父母,」Frye说到,「我觉得对我来说,最让我头疼不已的在于,他们出事相隔这幺短,他们的死因,还有他们还这幺年轻就双双离世,这是我一时无法接受的。」

「我当初是受人鼓舞去打球的,也想一心扑在篮球上,我认为有时候,我们需要一定情感上的正能量,才能打好球,可现在,我很难去发挥出这种力量。」

Frye的队友们都记得——他接到两条沉痛的消息时,大家都在他身边;有人跟他说,还是在母亲离世之前回去看一眼吧;有人告诉他父亲去世的消息——而大家都对Frye的近况三缄其口,不愿多提。

Jefferson是Frye在骑士最好的朋友,他说「这是Frye的故事,理应由Frye去讲述。」

「情况很是艰难,」骑士总教练Tyronn Lue表示,他的母亲和祖母也在和癌症抗争着。「失去双亲之一都够难接受得了,现在一下子两位都走了…Frye肯定需要相当艰难的调整。我们会尽全力为他提供必要的帮助,也许他回归后可能还需要三四场才能找回状态。总之,我们很清楚Frye面对着巨大的悲痛,需要时间,我们会尽己所能帮助他。」

骑士客场对上曼菲斯的比赛中,球队决定让三巨头轮休,Frye不得不顶上先发。他没得几分,还和一位裁判发生了口角,Frye认为自己突破时被犯规,可却没有得到吹罚。

虽然冲突并没让Frye吃到技术犯规,但他之后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反应。

[精品译文] 一个月内,痛失双亲;队友相扶,Channing

Channing Frye认为自己在曼菲斯的比赛中情绪有些失控,而他自己也很清楚原因。

「我觉得那件事(双亲离世)有一定原因吧,」Frye说。「我觉得我还是没完全处理好。有时情绪会控制不住,所以你可能会见到我破口大骂呀、大喊大叫呀、甚至乱扔乱砸。但我要重申,我的队友和教练还有所有球队的职员都对我提供了极大极大的帮助。」

Frye个性本是开朗、很好说话的。他今年二月从奥兰多被交易到骑士,他的乐天性子甚至让队友们认识到大家有时太严肃认真了,总是一心扑到比赛、冠军上,忽略的篮球本身的乐趣。

现在,不难理解,他的微笑,他的逗比,以及他乐观的处事方式,都很难保持了。

Frye的妻儿居住在奥勒冈州波特兰。而Frye在俄亥俄为骑士效力,有时他会一个人,静静地开着车,赶往位于独立市的骑士训练馆,车里放着歌手Led Zeppelin的「雨颂」,是他情绪低落时最爱听的。这首歌,让他想起常年多雨的波特兰,让他想起波特兰的家,以及以前家里慈祥的父母。

「他们总爱自己赶到波特兰看望我们,听着这首歌,能让我感觉他们还在看着我,关心这我,」Frye说。「即便黑云漫天,总有朝阳隐于其中,心存希望,便能拨云见日。」

上一篇:
下一篇: